欢迎访问晋中市司法局网站!
您的位置:首页 >队伍建设>详细内容

队伍建设

介休市法律援助中心 田愚成 《我的职业是小说家》

来源: 发布时间:2018-02-06 阅读: 【字体:

我朗读的内容选自《我的职业是小说家》书中,本书在豆瓣上的评分是8.3分。

   【作者简介】

村上春树是当今日本负有盛名的作家之一,其作品自1979年问世以来就一直深受广大读者的欢迎和喜爱,其著作在世界范围内广为流传。

   【本书对我的影响】

这本《我的职业是小说家》是个带有自传性质的随笔,大多数时候,是作为一名长者为后辈晚生传授一些人生和写作的经验,自以为受益匪浅。

但我对其中印象最为深刻的就是,村上先生对于“读书”这件小事的理解。在我所能接触的人群中,普遍已经脱离了与书籍打交道,对读书的态度基本上是“敬而远之”。偶尔有个别人拿起书籍,也是奔着某些短时期的、功利化的目的,而非真正发自兴趣的、用于长时间积累的。我也曾经长时间被“为何读书”的问题所困扰,也参与过类似“究竟应该先读书还是应该先实践”论题的讨论,但思考的结果往往使人更加迷茫;我也曾有过短时期的功利向的读书经历,但结果也显而易见——当功利性的目的丧失,读书的意志也会随之崩坏,完全无法融入到生命中。

因此如何给自己一个读书的理由,如何能为了这个理由而去读一辈子书,这便是村上春树要给我们的答案。

 

   【朗读内容】

波兰诗人兹别格涅夫·赫伯特曾经说过:“要想抵达源泉,就必须激流勇进、逆水而上。只有垃圾才会随波逐浪、顺流而下。”真是给人勇气的格言啊。

如果说我的小说里有能称作原创性的东西,它大概就产生于“自由”。在二十九岁那年,我极其单纯、毫无来由地下定决心,“我要写小说”,于是写出了第一部小说。所以我既没有欲念,也没有“所谓小说非得这么写不可”之类的制约。我对如今的文艺形势全然不知,也没有尊敬有加、视为楷模的作家前辈,只是想写反映当时心境的小说,仅此而已。当我感受到这种坦率而强烈的冲动时,便顾不上前因后果,趴在桌子上不管不顾地写起文章来。一言蔽之,就是“绝不逞强”。而且写作过程非常愉快,始终有种自然的感觉:我是自由的。我想,这样一种自然而然、自由自在的感觉,就是我的小说中最根本的东西。

尤其是青年时期,应该尽可能地多读书。优秀的小说也罢,不怎么优秀的小说也罢,甚至是极烂的小说也罢,都不成问题,总之多多益善,要一本本地读下去。让身体穿过更多的故事,邂逅大量的好文章,偶尔也邂逅一些不太好的文章。这才是至关重要的作业。它将成为小说家必不可缺的基础体力。趁着眼睛健康、时间有余,先把这事儿踏踏实实地做好。实际练笔写文章大概也很重要,不过从先后顺序而言,我觉得再往后排一排也来得及。

前面提到过的雷蒙德·卡佛,曾在一篇随笔中这样写道:“如果有时间的话,我肯定会写出更好的东西来。”曾经听一位作家朋友说过这样的话,我真的大吃一惊。现在回想起当时的情形都感到愕然...如果讲述的故事不是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最好的一个,那干吗还要些什么小说?——我们能够带进坟墓里去的,归根结底,也只有已经尽心尽责的满足感,以及拼尽全力的证据。我很想告诉那位朋友:我不是要害你上当,不过你最好还是去找份别的工作吧。同样是为了赚钱谋生,这世上肯定还有更简单,恐怕也更诚实的工作。要不然,就倾注你全部的能力与才华去写东西。不要辩解,不要为自己开脱。不要发牢骚。不要找借口。

假如读者能从我的作品中,感受到一星半点像温泉浴那般深刻的暖意,那可真是令人喜悦的事。因为我就是为了追求这样的“真实感”,才不断地读许多的书,听许多的音乐。

任凭时间流逝却能留存心间永不消亡的东西,才最为重要...然而这一类知识却不会有什么立竿见影的作用。要轮到这类知识真正发挥价值,还得等上很长时间。十分遗憾,与眼前的考试成绩不能直接挂钩。这就是即时见效与非即时见效,打个比方,就像烧水用的小铁壶与大铁壶的差别。小铁壶能很快把水烧开,非常方便,但是马上就会冷掉。相比之下,大铁壶虽然得花些时间把水烧开,可一旦烧开了,就不那么容易变凉。并不是说哪一种更好,而是说它们各有用途与特长,重要的是巧妙地区分开来使用。

我觉得通过涉猎各种类型的书,视野在一定程度上自然而然地“相对化”了,这对于十多岁时候的我也有重大的意义。就是说书中描写的种种感情,差不多都感同身受地体验一番,在想象中自由地穿梭于时间和空间之间,目睹了种种奇妙的风景,让种种语言穿过自己的身体。因此,我的视点多少变成了复合型,并不单单立足于此刻的地点凝望世界,还能从稍稍离开一些的地方,相对客观地看看正在凝望世界的自己的模样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--选自《我的职业是小说家》